佛了

突然想起来改娃的话玉佩也要做,但是我不会雕玉(而且好贵!),要不然我去切块橡胶试试?

————————

决定用菩提根磨一个试试!

是香帅,大概是用来当改娃妆容参考的一张(也可能是用来供着的),色粉真的很难用

小螃蟹好漂亮啊...绝对是小公主!我觉得竞选开封城城花的话,小螃蟹绝对能夺得魁首!(为什么像素还是这么低???)

五爷的新人设我爱了!话说展猫只要是吃的似乎都有很大的兴趣(这么涂色好方便啊)为什么我怎么调像素都那么低

跟风!是半次元的表格,我爱学园世界观

快乐摸粉🐠,Q版大头画手上线。p2是线稿1.0与线稿2.0

上官絮一半的时间在挖洞,另一半的时间在和斯嘉丽一起乱用管理员权限×

胡辣汤和豆腐脑

总算在开学前写完了,是开学季活动的脑洞,胡辣汤是我家师妹的名字,豆腐脑是我情缘的师妹的名字,果然不写大纲还是不行啊

——————

少侠最近有点烦恼。

突然多了一个小师妹,还被亚男师姐嘱托要照顾她。

少侠其实不怎么喜欢小孩子,准确来说,是不喜欢被惯坏的无理取闹的小孩子。

毕竟是师姐的请求,少侠还是接手了这个孩子。

这天,华山上的风还是很大,师姐牵着一个小孩子,这个小姑娘衣着比较单薄,明明很冷,但还是站得笔直,没有缩起来发抖。

很有意思的小姑娘,少侠看着这个小家伙。

“大侠大侠!我叫周慧慧!”小姑娘仰起头,眼镜睁的很大,说话的时候还一蹦一跳的。

少侠摸了摸周慧慧的头,看向亚男师姐。

“看来你们相处的不错嘛,那这孩子就交给你了。至于你们之间的称呼,这是你们年轻人的事。”亚男师姐笑了笑。

于是少侠带着周慧慧前往金陵。

“既然你由我带着,也算是半个华山弟子。叫你周慧慧,有些疏远。不如叫你别的什么。”

“好呀好呀!”周慧慧有些期待地看着少侠。

少侠略微沉思了一会儿,道:“胡辣汤吧,有华山的特色。”省的冻成个拔毛鹌鹑。

“…大侠,我想回家了。”回家也比当成一碗汤要好的多。

“你要是不喜欢,那就换一个,李狗蛋,怎么样?”

争吵了一路最后的结局还是胡辣汤。少侠带着胡辣汤来到玲珑坊门前,指着点香阁的牌匾。

“看,胡辣汤,这里是成为大侠的必经之路。”

胡辣汤对着少侠翻了个白眼,嫌弃胡辣汤这个名字,以及为什么成为大侠的必经之路会在青楼。

与此同时,街道的另一侧传来了少侠熟悉的声音。

“豆腐脑吧,我觉得可以。”

“不要!”十分果决。

“就叫豆腐脑了,不然我以后就叫你李狗蛋。”

少侠问声抬头,果不其然,是老冤家—那个往袖子里倒酒的道士。

“啧,”少侠一脸不悦,“冤家路窄。”

“蛤?”显然道长也发现了少侠。“怎么又是你?!”

“怎么就不能是我了?!”

两人吵的正凶,而两个被起名废残害的小家伙却是一见如故。

小家伙们手拉着手,有说有笑的。而那两位觉得在小孩子面前吵架不太好,便心照不宣地带着自家师妹和对方走上了相反的路。

™少侠带着胡辣汤去了自己常去的茶馆,要了一壶碧螺春和一些茶点。

少侠见胡辣汤两眼放光地盯着茶点,便把茶点推到胡辣汤面前,给胡辣汤和自己倒了一杯茶。

胡辣汤嚼着茶点,喝了一口茶。这时,少侠嘬一口茶,宣布了明天要送她去书院上学。

胡辣汤差点被那一口茶噎死。少侠看她连喝茶都能噎到,笑了笑,又嘬了一口茶。

没想到离家出走以后也要去上学,胡辣汤捂住头,看了看那一盘茶点,算了,吃完再说。

翌日,少侠牵着胡辣汤来到雪庐书院,正揉着她的头让她认真上课,余光撇到一个熟悉的人影。

md又是那个道士。

道长注意到他的目光,看了过来。看到少侠时,脸色沉了下来。

在书院门口吵架影响不好,两个人很有默契地忽视了对方,把两个小家伙送进书院后,便远离对方。

少侠把胡辣汤送进书院后就跟着商队去跑商,一路上惦记着胡辣汤,掉队好几次。

队长和少侠相熟,也知道他最近在照顾小师妹,拍了一下少侠的肩,把少侠踢出商队,让他去看他的小师妹去。

少侠乐颠颠地跑去书院,好巧不巧,路上遇到了同样不放心师妹而逃避课业的道长。

两人同时停下脚步,怔怔地看着对方,又环顾了一下四周,确定这附近没什么人后开始吵了起来。

“我靠,怎么又是你这个臭道士?!”

“呵,还是你那句话,怎么就不能是我?”

少侠一把抓起道长的衣襟,道长不甘示弱,也抓起了少侠的衣襟。两人就这么瞪着对方。

“信不信我直接把一坛子烧刀子给你灌下去?!”

“我不就是往袖子里倒酒么,用得着记恨这么久么?!”

“靠!要不是你往袖子里倒酒,我会输掉那一两银子么?”

当年,少侠在酒馆和一个人拼酒,这个人,毫无疑问,就是道长。

轮到道长喝酒的时候,道长看着那一杯烧刀子,又看了一眼少侠,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把那杯烧刀子倒进袖子。

少侠喝酒喝的晕乎乎的,没有注意到道长的动作。

于是,这一场拼酒,道长倒了好几次酒,少侠输掉了一两银子。

少侠站起身,道长见少侠看起来要摔倒的样子,下意识地扶了少侠一把。

然后少侠摸到了道长湿乎乎的袖子。

少侠虽然喝醉了,但是还是留有几分意识,摸到了这个好像在水里泡过的袖子,少侠也明白了。

道长见少侠抬起头,瞪着自己,一时间怔住。

少侠一拳挥向道长,因为喝醉了,力道不打,道长很轻易地接了下来。

“你干嘛啊?!”道长的声音带着几分怒意。

“我靠你个臭道士,居然往袖子里倒酒!”

道长见自己的小伎俩被发现了,有几分不好意思。少侠又向道长挥了一拳,道长干脆松开少侠,和少侠对起招来。

两人在酒馆打了起来,被掌柜的赶了出去。

在这之后,少侠每次遇到道长就会和他吵起来。

道长最开始还有些愧疚,但是看少侠一副凶巴巴的样子,他也忍不住和少侠吵起来。

就这样,两个人每次见面都要吵上一架。

两个人就这么互相抓着对方的衣襟,僵持不下,谁也不肯示弱。

虽然他们自己也搞不懂为什么松开手就是示弱。

他们两人就这么站着,站到了小家伙们放学。

两个小家伙等了一会自家师兄,没有等到,就手拉着手一起去找他们。

走了不远,就看到两位师兄互相攥着对方的衣领,脸贴的很近,瞪着对方。

小家伙们对视一眼,点了点头,对着师兄们就是个百米冲刺,让他们摆脱了这个令他们胳膊酸的局面。

两人被师妹撞开后,甩了甩自己胳膊,牵着自家师妹回家,分开前还不忘瞪对方一眼。

少侠带着胡辣汤前往酒馆。

当胡辣汤现在酒馆门口时,眼神复杂地看着少侠。

我还是个孩子呀,你还想带我喝酒?有没有良心了呀?

少侠感觉到胡辣汤的目光,看向胡辣汤,被她的眼神吓了一跳,意识到她误会了。

“……这家酒馆菜的味道不错,我就算再怎么缺德也不会给小孩子灌酒的。”少侠拍了拍胡辣汤的头,带着她走进去。

少侠轻车熟路地点了几道菜,还要了一壶竹叶青。

少侠夹起一块拍黄瓜,看向胡辣汤,问到。

“第一次在雪庐书院上学,有什么感想么?”

胡辣汤把嘴里的小炒肉咽下去后,语气欢快地说道,“比在之前的那个私塾有趣多了,以前的那个私塾只会让我们摇头晃脑的背书。”

由于胡辣汤比较矮,坐在椅子上脚碰不到地,说话的时候晃着腿。

“大家也很有趣,不过……”胡辣汤神色凝重地盯着桌子。

“怎么?”见胡辣汤一脸严肃,少侠把手中的酒壶放下,认真地看着胡辣汤。

“隔壁班的王铁柱看我的眼神不太对,是不是想和我插旗?”

少侠觉得自己喝多了,不然怎么会从胡辣汤的眼睛里看到一道诡异的光。

傻孩子,王铁柱这是早恋了。

果然还是不太放心啊,要不这阵子去雪庐书院打工?

少侠拿起酒壶,又把酒壶放回桌上。

于是,少侠因为曾经通过天选初试,成功成为一名教书先生,当然是暂时的。

胡辣汤和豆腐脑看到站在前面的少侠,压低声音,说起悄悄话。

“没想到师兄也来了。”

“我们这是多让人不放心呀。”

“话说你不觉得两位师兄做出的决定总是有些莫名相似么?”

“的确,之前的那个李狗蛋……”

少侠的听力很好,自然能听到她们的话。

也?难道说那个臭道士也来了?

少侠拿着书的手一顿,向窗外看去。实在是太巧了,道长也在看着少侠。

他们互相瞪了对方一眼就转过头来,一个继续讲书,另一个继续晒太阳。

道长靠在树干上,眯起眼睛抬头看着树叶缝隙透过来的光线,听着少侠讲书的声音。

少侠的声音很好听,光是他的声音就让人感觉即使是晦涩的书籍也不那么令人昏昏欲睡了。

道长只觉得这声音伴着树叶摩擦的声音慢慢淌进他的脑海深处,那些乱七八糟、令人心烦的想法都被这声音冲走了。

道长拿起放在旁边的斗笠,盖在脸上,挡住了那些晃眼的光线。突然觉得这样每天和少侠吵架也不错。

就这样,少侠每天在书院讲书,道长则每天靠在树下听着少侠的声音。

一旦离开书院,两个人还是会继续吵架,可是吵架的气势都没有以前那么强了,两个人都是。

一个月的时间一晃而过,小家伙们说她们也该回家了。

两个小家伙看着那两个幼稚鬼还在互相瞪着对方,互相对视一眼。

“既然要走了,不如把想做的事做了吧?”胡辣汤戳了戳豆腐脑的肩。

豆腐脑点了点头,然后两个小家伙小家伙一齐冲向自家师兄,原本这两个家伙的脸就贴的很近,又被师妹们撞到。

就这么亲在一起了……

少侠和道长迅速转过身背对对方,少侠耳尖微红,食指的关节抵在唇上。道长的脸好像已经能冒出热气,用手背挡住刚才和少侠亲密接触的唇。

胡辣汤和豆腐脑看他们两个都闹了个大红脸,笑了起来,向他们招了招手。

“大侠大侠!江湖有缘再见!”说罢,手拉着手一起走上回家的路。

至于少侠和道长,他们今后也会继续吵下去的。